不思量自难忘

是小号√
黑瓶/忘羡/王喻/轼辙
盾铁锤基/抖森老婆
实况RPS陆散谜岚
手账/染卡

【孟卫】遥远的相似性 chapter3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两情相悦。



终于到了周一,大卫第一次觉得上学是如此幸福的事。和孟天共处一室他觉得浑身哪哪都不自在,能呼吸到自由新鲜的气息真是太好了。


“大卫,今天晚上在17幢排练厅的彩排你记得来啊!”同学拍拍他的肩膀。

“什么彩排?”大卫一脸懵逼。

“你忘了?文学院的诗朗诵比赛啊”同学疑惑得偏头看他。

“哦,对对,我只是一下没反应过来”大卫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心想要死了,晚上之前要把忘了的主持稿重新背出来。


夜幕降临,大卫骑着单车从30多幢飞快驶往17幢,夕阳在枯树和拼命向上长的枝干间带子般无声地绕,黑暗被错综的枝桠分割成杂乱无章的剪影。树叶相击的毕剥声,整个校园在静默之中好像马上就要叹息着开口讲述。


大卫眯起眼睛看着路灯,细小的灰尘将光散射成团状,恍惚觉得这场景有什么似曾相识,他渐渐放慢了脚踏的速度,穿梭在一团团昏暗与明亮的相接处,错综闪现的光影像旧放映室长长的电影胶卷,深绿的柏树散发着厚重悠远的辛辣味,在一小片温暖的鹅黄里摇曳。


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下,他掏出来发现是来自韩东秀的短信“今天北京的落日真美~快抬头看!”


他盯着短信,觉得自己就快抓住什么重点了,手指快速的在两人的对话框里向上翻,终于找了一年前对方发来的那条:“等会孟天出来的时候你不给他一个爱抚的拥抱么?[吐舌头]”大卫握着手机的手心微微出汗,他一阵心悸,想起了当初他看到这句话时震动的心情——他分不清这句话是个揶揄的调笑还是韩东秀已经知道了他心底的秘密。


去年万圣节的时候,不知道谁说在他们国家有个说法,不和喜欢的人一起过万圣的话,鬼怪会在深夜来找他的。但如果喜欢的人能给个爱的拥抱,鬼怪也不会近身。孟天听完夸张得做出受到惊吓的表情:“那我完啦,大卫快来和我一起过万圣啊!”说完还拽着大卫的胳膊蹭蹭蹭,一副求保护的样子。大家都愉快的笑着闹着,没人把孟天一贯的跳脱玩笑当真。


特辑录完后,大卫有意无意留到散场的最后才离开,可是有人比他还磨蹭。他们路过和这段路相似的一盏接一盏昏暗的路灯,两人的影子在身后摇摇晃晃,不断合拢又分开。两人并肩走着,谁也没有说话,垂在身侧的两双手时不时互相碰到,手背轻轻摩擦激起细小的电流,可是谁也没有向旁边离开一点点来避免这种尴尬——心照不宣。


走在那个人身边,余光可以偷瞄到他温柔的侧脸,空气都被欲罢不能的朦胧充满,气氛好的不像话。


大卫终于在一盏路灯下站定,鼓足勇气开口:“孟天,刚才那样的玩笑还是不要再开了”声音委屈得立刻就能哭出来,“我会误会的”。说完像用尽所有力气,不敢看孟天的表情,低头提腿就想跑开,手腕却被捉住,转身带进一个温暖的怀抱。“David”,轻轻地三个音节从头顶传来,落在心间,大卫闭上了眼睛。


下一秒下巴被抬起,强迫和眼前人对视。夜晚的寂静将时间变成慢放的老电影,孟天的眼睛在灯光下泛着盈盈的蓝光像春日初融的湖水,那些似海的深情再没有任何掩饰和阻碍倾泻而出:“不是误会,我真的喜欢你。”尾音抑制不住的颤抖,“你也喜欢我吗?”

回答他的是怀里人踮起脚给的嘴唇上的一个柔软的触碰。


我喜欢你,你也喜欢我,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美好的事,想起来就觉得从心脏到指尖都甜蜜的发酵。他们在灯下抱着,很久很久,之前不断分合的影子终于缠绕在一起成为一体,被拉的很远,夜与爱恋的气息温柔而绵长。


大卫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溢出眼眶的泪水,夜晚微凉的风刮得他脸颊生疼,他胡乱的擦了擦,等会还要上台呢别哭了大卫。可是孟天,对不起,我居然把我们这么重要的事情忘了。



孟天下班后直接去超市给家里采购了点食材,拎着满满两大袋东西回来的时候,路过了家旁边的舞蹈室,舞蹈室坐落在咖啡店后面,不是很显眼,也不是很外放。仿佛被一种奇异力量趋势,他停下脚步,推开了玻璃门,里面一个人都没有,硕大的落地镜却伴着热情洋溢的二拍探戈曲,仿佛特意在等着他这个主人的来临,一瞬间那些暗色灯光下交错身影的记忆如潮水般涌入大脑。


“我们的毕业舞会要求每个人必须出席,但你也知道我肢体不协调,“大卫带着不自然的忸怩,好像思索了好久的措辞,“孟天,你能抽点时间教教我跳舞吗?”

这么好的接近和吃豆腐的机会,孟天会拒绝就有鬼了。但他还是故作姿态:“咳,我可是很忙的。”

“那算了,我找别人。”

“不行!我还没说完呢,为了你,天大的事都不算事,咱们今天晚上就开始吧!”

大卫:= =这人什么毛病?

孟天才意识到,虽然自己暗恋在先,但原来他们之间真正的交集其实是由大卫的主动开始的。


白色的燕尾服加酒红色领结的搭配意外的适合大卫,鲜艳的晃得孟天完全移不开眼睛。止步在对方不远处,绅士得俯身做出邀请的动作。双腿稍分与肩同宽,双臂微弯自然放在身侧,准确得踏上节点,一步步带着对方沉沦,由开始的收敛矜持逐渐张扬,膝盖和脚踝在不经意间轻轻触碰摩擦,舞步急促交织分不清彼此,直至身体紧贴,呼吸交错。


孟天的手刚攀上大卫腰身,大卫就难耐的扭了一下。

“怎么了?”孟天稍微撤了撤手。

“痒~”大卫一个字说的千回百转还轻笑带喘,孟天觉得自己心脏都漏跳了一拍。


音乐消失了,背景消失了,身边的一切都消失了,全世界只剩下了眼前的人,瞳孔全程追随一个身影,长久的凝视让他眼角微微泛红。心脏一点点收紧,有什么情感膨胀发酵,控制不住的溢出胸腔。


木质地板随着脚步发出有节奏的轻微咯吱声,孟天明明跳得才是女步,可大卫觉得整个人的节奏都完全被对方掌握。音乐变调升高的刹那,在人握上来的同时回手扣住他的手腕,反身撞进他的怀中后倒,再被紧紧的接住搂回。唇瓣快速擦过对方嘴角,还来不及回味便已经分开,与他同步一张一弛,一左一右,欲进还退,自己奇迹得和他默契得不出任何差错,如同协奏曲中的重拍般摄人心魄。


孟天脱力般撑在镜子前,暗自咬咬牙,大卫,等我,我一定很快就会记起一切,和你经历的一切过往都是我最宝贵的财富,我一分一秒都舍不得忘记。

评论 ( 2 )
热度 ( 14 )

© 不思量自难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