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思量自难忘

是小号√
黑瓶/忘羡/王喻/轼辙
盾铁锤基/抖森老婆
实况RPS陆散谜岚
手账/染卡

【孟卫】遥远的相似性 chapter2

孟天离开之后,大卫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在房间里翻出自己的日记本,他从小就在语文老师的熏陶下养成了记日记的习惯,即使是在电子信息化的现代,也坚持在本子上写日记。现在他无比感激自己的这个习惯,使他能企图从日记的只言片语中找回那些过往的经历。


认认真真逐字逐句看完了整整一年份的日记,大卫差点没把本子撕了。在他的认知里,自己一直是个文艺青年,写下来的文字一般都是阳春白雪诗意盎然的,三四句小诗一两段心情再配以简单的涂鸦。可是,为什么日记画风突变了?他痛心疾首得合上本子,大体只能得出两个结论:

1.孟天是个流氓变态,因为他长篇累牍地痛斥了对方的禽兽行径 。

2.自己爱死了这个流氓变态,因为他同样不惜笔墨地描述了自己对对方的依赖和爱恋。


鬼知道他这一年都经历了什么。



孟天沉默的坐在医院过道的长椅上,脑子里一遍遍过着刚刚医生的话语,这个环境中的人们表情通常都和他一样。

“你这个不经历任何外伤、撞击和精神刺激就突然失忆情况很特殊,我们还少有先例。”

“一般人主动选择忘记的经历都是痛苦的部分,大脑本能的做出保护,可你并不是。”

“无法药物医治,只能通过别的方式找回,建议你通过去曾经待过的地方,重温看过的电影和听过的歌的方式产生回想。”

“有时候人的大脑皮层忘记了,可五官和身体还对此有相同反应。”

“不建议你继续隐瞒,伴侣作为最亲近的人最适合帮你恢复记忆。”


他知道自己和大卫能走到今天这一步一定经历了千辛万苦,克服了重重困难。自己还好,本来就是弯的,没什么社会舆论压力,亲朋好友也早知道早接受了,最难的应该就是如何把大卫掰弯然后成功追到他。可是大卫完全不一样,他的成长环境和自己大相径庭,他能不能接受同性恋都难说,更何况出柜。布莱尔没有细说,但也讲了当初大卫抱着破釜成舟的勇气出柜,被家里赶出来的时候眼睛都肿成了桃子——他明明都忘了听到的时候还是熟悉的一阵心痛。


时至今日好不容易守得云开见月明两人终成眷属了,他本该珍惜爱护自己的宝贝一辈子,更何况自己还彻底改变了大卫的全部人生,偏偏自己却在这个节骨眼上失忆了。这让大卫怎么办?那孩子现在有家难回,一心一意守在自己身边,毫无心机单纯善良、心思细腻又爱胡思乱想,要让他知道了自己失忆的事,还不知道会怎样呢,会不会偷偷哭鼻子,甚至......会不会就此放手选择离开?


不行不行!绝对不能让大卫知道!



房间里,FaceTime

“大卫哥哥,趁现在你失忆了,我问你个一直想问的问题,困扰我好久了。”视频对面的普雅抱着电脑缩在一个角落。

“你说。”大卫坐直了身体。

“你本来就是同性恋吗?”

大卫摇摇头:“不是,说实话我现在接受这个事实也很震惊。”

“我就知道,真想暴打孟天一顿!”

大卫安抚道:“但是我想,我干事情从来都很认真,尤其对待感情。我能和他结婚,肯定是有深厚的感情基础”顿了顿,轻飘飘的说,“只可惜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普雅嘴角抽了抽:“我还想忘了呢,那真是声势浩大轰轰烈烈惊天动地。”

“他当初追我是不是很辛苦?”大卫自觉是个不容易被打动的人。

“是。什么趁火打劫、声东击西、苦肉计、反间计,乱七八糟的全部用了一遍,就差跪在地上把心剖出来献给你了。别说,最后我都被感动了,算了算了,不打他了。”

大卫没有说话,低着头仿佛在努力回想。

普雅艰难得建议道:“要不告诉他吧,两人一起想办法总好一点?”

“不行,他喜欢了我这么久,要是知道我失忆了一定很伤心”大卫的眼神泛着点点水光,“普雅,我不想让他伤心。”



孟天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毫无破绽,特意先在楼底下跑了五六圈再回家。大卫在孟天开门的时候迅速合上了电脑。从洗手池边拧了湿毛巾,走过去细心的给孟天擦脸上的汗,他还是不太敢看孟天眼睛,孟天也一时不知道说什么,两个人隔着几个身位分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气氛有点冷。


孟天琢磨着这不太对,大卫从来不会主动,那自己是不是要做点什么?他想起了黄布声泪俱下的控诉:“辣眼睛得我想自戳双目!一言不合就调情,调情懂吗?就是下一秒马上要滚床单的那种!”他现在是你的恋人了孟天,你可以为所欲为,这么好的事还怕什么just do it!于是他慢慢地向大卫那边平行挪动,最后从后面一把抱住了人的腰肢,大卫愣了一下就顺从的靠在了孟天身上。


电视里放着轻松的情景喜剧,笑点极低的大卫笑的一颤一颤,孟天的心思完全不在电视上,大卫的背紧贴着他的胸膛带动着他一起动,空气黏腻腻的使大卫的声音听起来不甚真切,半个身子斜在自己身上的这个人毫无知觉,甚至越来越往自己身上倒,源源不断的热量在暗处传递交换,男孩粉红的唇瓣扬起好看的弧度,泛着水灵灵的光泽,让人直想亲上去,事实上他也这么做了。


第一反应是好香甜,还带着夙愿得偿的愉悦。对方嘴里有残存的淡淡牛奶味,舔到上颚的时候会条件反射的吮吸他。分开的时候大卫眼里带着一点迷茫,意识到自己不自觉的缠上了他的脖颈迅速慌张得撤下双臂,可爱极了。


大卫的头皮都麻了,这还是他现在记忆里第一次和男人接吻,谢天谢地孟天只是蜻蜓点水浅尝辄止,不然他真的不知道怎样的配合才合理。大卫心里的小弹幕机又刷起来了——大卫,你要习惯,你可是新婚,这点kiss什么都不算,以后次数多着呢,下次你还要主动尝试,相信自己,你可以的。


天气暖暖的,大卫软软的抱着好舒服,电视的声音渐渐远去,累了半天的孟天就这样搂着大卫睡着了,大卫动作轻缓得一点点掰开他环着自己的手,给他盖上薄毯。反复确认孟天闭着眼睛后,暗搓搓的百度“接吻的技巧”,打字的时候手都有点抖。“用舌头舔对方的上下唇,让对方感受对方舌部味蕾天时的感觉。把舌头伸进对方口中,让舌与舌互相推送……”大卫只坚持看完了第三条就面红耳赤得关了网页,决定这件事还是交给孟天主宰吧。


评论 ( 4 )
热度 ( 15 )

© 不思量自难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