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思量自难忘

是小号√
黑瓶/忘羡/王喻/轼辙
盾铁锤基/抖森老婆
实况RPS陆散谜岚
手账/染卡

【孟卫】负责

★传递卡片的梗大家都懂,激动的我控住不住体内的洪荒之力。

★速成文,开心就好,无脑傻白甜。



TK小学迎来了百年华诞,校方邀请各行各界优秀的校友回校参加校庆。红遍半壁江山的著名歌手吴孟天和国家博物院国宝级古字画鉴定大师罗维卫也是其中两位。

校门外一辆明红色的车里,孟天熄了火,看着副驾驶位置上熟睡的大卫下眼睑上浓浓的乌青,心疼的等他多睡了会才轻轻吻了吻面颊:“宝贝儿,我们到了。”

大卫懵懂地转醒,一时还没分清身处何处,自然地搂住孟天脖子蹭了蹭又靠着他的肩膀睡过去。

孟天掐着怀里人的腰肢:“你要是不介意我把你公主抱到全校师生的面前我就动手了啊?”

大卫猛的睁开眼睛瞪孟天,拉开车门要下去,被孟天一把拉回了怀里,用手梳理好睡得乱蓬蓬的头发。

孟天一首歌就引爆了全场气氛,收获无数萝莉少女们的尖叫。大卫坐在vip观众席里看过孟天的现场演唱会无数次,却每一次都和大多观众一样痴迷台上那个活力四射的人,但只有他能在孟天换装休息的间歇和自己的明星男朋友交换一个吻。

等到展示完大卫向校长送出的手写卷轴校训“勤朴忠勇”之后,他们的任务就完成了。孟天靠着大卫咬耳朵“你还记得我们上小学时参加的八十周年校庆吗?”

原本安安静静的文艺美男子大卫瞬间炸毛“怎么不记得!我记一辈子!留下了心里阴影好么……”大卫用手掐孟天的脸,“你个不负责任的负——心——汉——”



TK小学八十周年校庆的时候,孟天和大卫分别在读六年级和三年级,学校官方的庆祝活动结束后就是学生们之间的小型歌舞会。老师们为了团结各年级学生,防止发生校园暴力事件,特意选出了各年级代表,设计他们一起玩游戏的环节。

罗维卫小朋友今天特别高兴,成绩优异三好学生的他被选为年纪代表了。在镜子前乖乖站着让妈妈细心的打好领带,帅气的像个小王子。捣蛋鬼吴孟天被老师拎着耳朵带到办公室的时候还在思索怎么给爸妈解释又打破了教室玻璃,下一秒手臂就被带上了“代表”的勋章,一脸懵逼。“虽然我一百个不愿意你上台,但也就数你能歌善舞会表演,将功补过吧这次就不通知你家长了。”“谢谢老师!我一定好好表现!”

大卫怎么也想不到平时古板的老师们怎么能设计出这种反人类的游戏,规定六个学生用身体传递一张卡片,但不能用手,其他部位随意,尽量不重复。

大卫除了二年级的普雅谁都不认识,于是拉着普雅站到了队伍最后,想着能少传一次算一次。个子最高的孟天活蹦乱跳的和其他各位小朋友聊天,看到大卫后眼睛瞬间被点亮,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孟天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看的男生,五官都是上帝精雕细琢一般,不假思索地从队首跑到队尾,强行插进大卫和普雅之间,对着大卫傻笑。

大卫秉承团结友善的原则也回了一个微笑,孟天瞬间就呆了,怔怔地盯着他,仿佛能听见自己心脏扑腾扑腾越跳越快的声音。大卫被看的莫名其妙,用手戳戳提醒他游戏开始了。

第一个是五年级的韩冰,他扭成x型腿用膝盖夹着卡片传递给四年级的布莱尔,布莱尔也用膝盖以极其变扭的姿势接过,普雅蹲下去用手肘把纸片夹着接过来,孟天犯了难,还有什么部位可以固定卡片?他也来不及想太多,低头就咬住了普雅手肘夹住的卡片转身看大卫,大卫看着叼着纸片的孟天不知所措,他没想过孟天居然这样传递。孟天看他没反应,捧起他白净的小脸凑上去。本来就不大的卡片在两人连接的地方不慎滑落,孟天的唇就这样直接贴到了大卫的唇。孟天条件反射的伸出舌头舔了舔——凉凉的软软的,还有大卫身上独有的香甜味——口感真棒真舒服。

孟天发誓他绝对不是故意的,都是卡片太滑了不好叼。大卫整个人都不好了,他才九岁,这是他的初吻,被一个不认识的男生夺走了。

孟天对此没有什么别的感觉,就像吃了最好吃的一块果冻,回味无穷。大卫红着眼睛跑回家躲进房间,脑子乱哄哄的,他对接吻的认知全部来自电视以及和妈妈和对话。“妈妈他们怎么会有小孩子?”“上一集他们接吻了嘛,所以会有小孩子”

大卫害怕极了,缩到被子里,怎么办,我是不是也会怀孕?

客厅里妈妈又在看新一集的电视剧了,平时对电视剧从来不怎么感兴趣的大卫第一次主动出去一起看。男主角知道女主角怀孕后大惊失色,居然抛弃了女主角跑路了,女主角命运悲惨,独自带着年幼的孩子辗转流离。大卫的小脸煞白煞白。

学校里文静内向的大卫原本一直独来独往,现在身边却总多了一个高个子的人。孟天开始频繁骚扰大卫,体育课,午休,放学……洋娃娃对全校女生都没了兴趣,只想找一切机会接近这只小熊。一天两人一起走在回家路上,孟天买了棒棒糖拆开喂到大卫嘴边,抱着书的大卫凑过去含在嘴里,还没尝到什么味糖就被孟天抽出来放在自己嘴里,嬉皮笑脸的冲大卫嘚瑟恶作剧。间接接吻,大卫想,又不可避免的想到了自己一直担心的怀孕问题。

“孟天,上次……那个你会不会对我负责?”

孟天想了半天才明白大卫说的是什么,没皮没脸的他难得害羞:“我那也是初吻!我们扯平了!”

这就是不想负责的意思咯?大卫气的眼泪汪汪,一个月没理孟天,只要能和他唱反调的时候就决不放过,孟天不懂原本好好的大卫为什么突然开始怼他,但男人好斗的本质不允许他退缩,于是两人一路怼到了毕业。


后来,上初中学了生理卫生知道亲亲并不会怀孕的大卫才发现自己错怪孟天好多年,但两人见面必互怼已经成了习惯难以改变。此时还未完全发育长开的大卫看上去小小的白白的,软软糯糯又眉清目秀,经常被校外的小混混当成小女孩堵在小巷里,高年级的孟天就成了私人护花使者,时而为了保护大卫而鼻青脸肿。却满心欢喜得享受大卫小心翼翼的包扎和眼底藏不住的心疼担忧,偷笑自己伤得其所。呸!老子的人你们也敢动。

然而孟天的高年级并没有当多久,天才少年罗维卫智商实力碾压其他学生,学有余力连跳两级,最后竟然和在初三读书的吴孟天做了同班同学。吴孟天看到大卫走进教室和时候惊讶极了,严厉谴责了学霸这种不给人活路的行为。罗维卫冷漠着一张脸告诉他:你还记得比我都小的普雅么?他现在都是你学长了。吴孟天瞬间觉得还是自家大卫可爱亲切多了。


高中的时候大卫开始窜高个,变声,喉结突出,虽然脸依旧是比校花还精致,但再没人把他当女孩,反而吸引了一堆女同学爱慕的星星眼。不说话认真学习时候的罗维卫冰冷得像高岭之花,孟天便以“我是他好哥们我帮你们转交”为由,暗中咬牙切齿得手撕了大卫收到的所有情书。从小一直黏在大卫身边的孟天第一次担心会和他分开。

“大卫你要考哪里?我也要去你的大学”

“为什么你要和我一样?”

“因为我喜欢你啊!傻瓜,我喜欢你这么多年了你都看不出来。”

“你认真的吗?”

“果然你全部天赋都贡献智商上了,情商一点没有。”

大卫:⁄(⁄ ⁄•⁄ω⁄•⁄ ⁄)⁄

“那你嘞?喜欢我么?”

“我……我才不……呜呜……”

对于这种口是心非的人孟天表示直接强吻就好了,反正他们也不是第一次接吻了。

孟天非常聪明,就是之前不喜欢学习,上课不听作业不写,现在为了和大卫考到同一所大学开始发奋学习,必须从基础补起。大卫从小就是“别人家的小孩”,成绩优异长相好,脾气乖巧还多才多艺。所以当孟天向妈妈提出暑假请大卫来自己家长住辅导功课的时候,孟妈妈不假思索的就同意了。大卫来孟天家之前还在担心两人长时间独处会不会一言不合就打架,万万没想到共处一室的结果是自己被哄骗到床上“打架”。

“宝贝儿,这题好难我需要亲亲才会写”

“没考到120不准碰我!”

于是在某些不可描述的原因的激励下,吴孟天的成绩以肉眼可见地速度显著上升,孟妈妈对此十分满意,越来越喜欢这个品学兼优的小老师。她永远也不会知道自己请来辅导功课的小老师每天被自己儿子按在卧室的圆床上一夜七次艹到欲仙欲死高潮迭起连腿都合不上。

“哎呀天天太皮了老师你教他真不容易,嗓子都讲哑了,来喝点糖水”大卫的脸瞬间红爆,瞪着孟天不敢发出声音说话,孟天接过水放在大卫唇边挑眉微笑“老师您确实辛苦了。”

18岁男孩子的旺盛精力从来超越你的想象。


再后来两人大学毕业了,游手好闲无所事事的孟天意外被星探发现,签约公司,谱曲作词,编舞表演,在舞台上大放光彩。灯红酒绿,光影迷离。

目标明确志向远大的大卫顺利进入国家博物院,一桌一椅,一书一画,在宣墨间实现理想抱负。幽兰雅室,水墨丹青。

看似完全两个世界不相关的两人却有着多年的默契和刻骨的爱意,肃穆堂皇的博物院工作室外总是有个带着夸张墨镜和花哨鸭舌帽的男人不拘小节地坐在大理石台阶上等待另一个布衣长衫的男人准时下班,然后接过他的公文包,牵着他的手走过川流不息的马路一起回家,就和当年他们分吃着一串糖葫芦,牵着手一起放学回家一样。




两人在喜气的结束音乐里回到车上,孟天揉揉被大卫掐红的脸,握着他的手放在两人眼前,两枚银色的戒指在两双修长交握的手指间泛着耀眼的光,“我还不负责啊,这都负责一辈子了”又揶揄到,“不过你那时候真够蠢的,居然相信接吻就会怀孕,而且你还是男的哈哈哈”

大卫有点不好意思,阵势却不能输,振振有词:“我当时才九岁,缺乏性别观念和生理知识也没什么大不了,倒是你,连小孩子都不放过”

“是,我家纯良的小熊不知道这些很正常,那不如——”孟天坏笑着把气呼呼嘟着嘴可爱到不行的大卫圈在双臂间压在座位上,“现在我们就做点真正能怀孕的事情吧”

“?!吴孟天你这个禽兽……呜……”

————愉快的拉灯end————

评论 ( 4 )
热度 ( 26 )

© 不思量自难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