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思量自难忘

是小号√
黑瓶/忘羡/王喻/轼辙
盾铁锤基/抖森老婆
实况RPS陆散谜岚
手账/染卡

【周叶喻黄】相思渡 02

★古风架空,周叶/伞修,喻黄喻无差,韩张。


★小学生文笔,OOC OOC OOC[重要事说三遍]


★数学课快睡着了...在基友绅/士的鞭笞中趴在桌上摸一点[并不]



瞿溪阁的会面结束之后,叶修再一次离开去南方找周泽楷。周泽楷是前朝皇室的后裔,声望名誉都非同一般。若要推翻当今政权,打着周泽楷复国的名号最为顺理成章,也更容易被天下臣民接受。


叶修一走就是三个多月杳无音讯,上京的牡丹鲜艳了整个花期如今也是绿肥红瘦。喻文州精心呵护着一株冠世墨玉,黄少天在一旁漫不经心得舞几个剑步。


“文州,你说老叶能搞定周泽楷么?”一套行云流水的回身袖里剑,“他倒是挺会拉拢人心的,看他自己带的那帮人,除了苏沐橙不都是一群乌合之众么,现在也有模有样了起来。不过他那套好像对周泽楷没用呐...”


“前辈一定会把人带回来的。我原来见过周泽楷一面,他沉默内敛的外表下是凌云壮志,这样出类拔萃的人怎么能忍受自己父亲手中还太平盛世的河山如今这名不聊生的模样,怎么能忍受自己在南方偏安一隅一辈子做个碌碌无为的王爷。”喻文州修剪完花枝用手绢轻轻擦拭剪刀,嘴边的笑意加深,“况且,去请他的不是别人,是叶修啊...”


几场梅雨,几卷荷风,江南已是烟雨迷离。叶修再次踏上熟悉的故土,他在上京错过了今年的清明,他想先去看看苏沐秋。


时光微凉,那一场过去的往事被世俗浸泡,八年的春夏秋冬,早已洗去铅华清绝如镜。叶修以为经历人生聚散匆匆,尝过尘世种种烟火,就能承受岁月赋予的沧桑。可流年分明安然无恙,草木分明毫发无伤。只是曾经许诺过地老天荒的杭州城,在烟雨中越发的清瘦单薄。青梅煎好的茶水,还是当年的味道。而叶修等待的人,永远不会再推门而入。


曾几何时,年少的叶修也是那最柔情的人,爱上了莺歌燕舞的春天,爱上了山温水软的江南,也爱上了那个明眸似月的少年苏沐秋。


可如今紧扣心扉的叶修终于明白,那些相伴雨季走过青春的人,也终究会在某个时光的渡口离散。叶修将苏沐秋葬在了南山,墓前有他当年亲手植下的树,不是守墓的老槐,是祈福的合欢——生不能伴,愿死合欢。


红尘陌上,绿萝拂过衣襟,青云打湿发带。山水可以两两相忘,日月可以毫无瓜葛。八年来的春华秋谢,叶修一个人也可以浮世清欢,也可以细水长流。


小隐隐于林,中隐隐于市,大隐隐于朝。叶修没有随苏沐秋的安身之处居于江南,他大隐于朝。因为他知道,真正的平静,不是避开车马喧嚣,而是在心中修篱种菊。他心里有一片青翠的山林,安放着他的爱人。


他本也以为这辈子心里只能安防苏沐秋一人了,却在还没赶到南山的时候,与周泽楷不期而遇。


周泽楷有点惊讶叶修此时的出现,却在眼角眉梢显露隐藏不住的喜悦,亮亮的眸子注视着叶修,尊敬又亲切的唤他:“前辈...”


“啊,小周好,我正打算去找你呢。”叶修有点不敢直视年轻人的眼睛,他觉得周泽楷的眼睛太漂亮了,他从来没见过这般黑曜石般纯粹的眼睛,仿佛多看一眼就会被吸走灵魂。


听了叶修的话周泽楷的心情到达了新的至高点,他对叶修展露一个露齿的灿烂笑容“前辈,我们走”


“额...小周我要先去见一位故人,等会再去找你...”周泽楷听着叶修的尾音消失在远方,对着叶修奔跑的背影点了点头。


跑到看不见周泽楷的地方,叶修停下了喘气,他刚刚几乎是落荒而逃。这位号称南国第一俊公子的笑容杀伤力太大了,明媚绚丽到灼眼。他曾经和黄少天饮酒后策马时,也觉得黄少天在马背上的开怀大笑耀目灼眼——鲜衣怒马年少轻狂,十七岁就被封为一代剑圣的少年的笑容怎么可能不耀眼。


暗暗在脑中对比两个笑容,叶修马上否定了灼眼的想法,周泽楷的笑才没有那么桀骜肆意,甚至是羞涩腼腆的。周泽楷的笑不是灼眼的,是灼心的。顺着叶修的瞳孔,一路灼烧到叶修的心脏。


叶修马上又在心里嘲笑自己,还灼心呢,这么大年纪还弄得跟个情窦初开的少男少女一样矫情不矫情。但他不知道,缘分和爱意这种东西,从来不由理智控制。就像他不想承认却心如明镜自己不敢看周泽楷眼睛的真正原因——怕与周泽楷的一眼纠葛,乱了自己一生的淡薄。


评论 ( 2 )
热度 ( 7 )

© 不思量自难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