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思量自难忘

是小号√
黑瓶/忘羡/王喻/轼辙
盾铁锤基/抖森老婆
实况RPS陆散谜岚
手账/染卡

【周叶喻黄】相思渡 01

★古风架空,周叶/伞修,喻黄喻无差,韩张。

★小学生文笔,OOC OOC OOC[重要事说三遍]

★每天都被逼迫写文......交友不慎!


晓来谁染霜林醉,萧萧红叶飘然落在驿道上,疾驰而来的骏马马蹄踏碎了地上的红叶,喻文州翻身下马理了理衣襟。

“恭迎丞相。”管家将马牵走,退到一边去拉铜门上的门环。

喻文州向前微微侧身:“不用闭门,一会有远客到。”

涧淸阁坐落在丞相府东侧的瞿溪旁,这是喻文州和叶修每次会面的地方。叶修喜欢这里——可以远眺整个上京。

“前辈来了?”喻文州温和的声音透过氤氲的水汽。

叶修不拘小节的挖了挖耳朵“偌大的丞相府,今天怎么总觉得少了点什么,格外清净啊我耳朵都不适应了。”

“少天还在朝堂上,估计这时正和右将军争锋相对呢。”喻文州莞尔一笑,轻拢水袖给叶修倒了一杯茶,“前辈风尘仆仆来喝杯茶,昨日才到的雨前龙井,尝尝是否有你家乡的味道。”

“跑死九匹快马进贡的御茶果然不一样”叶修端起釉色瓷杯放到鼻前狠狠的嗅了一口香气,“你在这躲清闲,倒是苦了少天和老韩。”

喻文州开始沥第二道茶“可怜夜半虚前席,不问苍生问鬼神,最苦的恐怕是杰希。”

“大眼?大眼也在京城?”叶修有点惊讶。

喻文州苦笑,“本逍遥于天地悬壶济世的一代药圣,如今竟被明昭暗捕入京询问风水卦象,折了一身仙风道骨去顺从于圣上...这就是我们的圣上。”

“知屋漏者在宇下,知政失者在草野。文州,没有人比处江湖之远的我更了解圣上的昏庸。”叶修直视喻文州的眼睛,“所以我们的计划一定会成功,因为我们推翻的是昏君!顺应天时也顺应民意。”

喻文州认真的点了点头,然后垂下眼睑拨弄着指尖一两片茶叶“前辈游迹于民间还可自由无束,我们在这四方的宅院里犹如困兽之斗,不得解脱。”

“丞相,左将军来了。”管家俯身汇报。

“带到这来。”喻文州生了个小火炉,“再去厨房拿几块新鲜的鹿肉和烤叉。”

“是。”

“文州文州我跟你说我觉得我今天演的比那梨园的戏班子还要好......”未见其人先闻其声的永远是黄少天,

“啊哈老叶你终于来了!”黄少天随手拿过桌上的一杯茶仰头喝个干干净净,看得一旁的叶修连连咋舌他在暴殄天物,“你今天没看到我和韩将军轰轰烈烈的对骂真是太可惜了,你想象的出来么韩将军的整张脸都气黑了哈哈哈...”

“老韩的脸不一向是黑的么”叶修不以为然,“说正事,圣上相信你们了吗?”

“我们演的那么逼真,最后都快真打起来了,圣上能不相信么!”生在江南深畏北方深秋之寒的黄少天缩到喻文州身边的火炉旁将通红的双手塞到喻文州怀里。

喻文州从善如流的握住黄少天冰凉的双手给他捂暖“少天,这第一步我们是迈出去了。”

“现在可回不了头了”叶修在火炉上眼明手快的挑了快最嫩的鹿腿肉,蘸了蘸粉末冲着黄少天晶亮的眼睛喜滋滋地咬了一大口。

“QAQ叶修你居然抢了我想吃的那块!!!”

眼见两只又要闹腾起来,喻文州连忙拿了另一只鹿腿肉递给黄少天并转移话题“对了,前辈和周皇子的谈话还顺利么?”

“别提了,见到真人才知道这任务的高难度”叶修有点无奈,“他话只要有少天的一半,不,只要有一半的一半,我就能和他愉快的交谈。”

“老叶你又对我明嘲暗讽!”黄少天撕了一块肉喂到喻文州嘴里,“你怎么和他说的?”

“我先拿你和老韩的事试探他,我说‘如今天下军权都集中在左右两将军,连调动全军的两枚虎符也在他们手中,左将军黄少天率精兵锐卒保卫京城,右将军韩文清领百万大军镇守边疆。圣上专制集权定不会让军权旁落的局面长存,在圣上想方设法削弱军权之前唯一可让圣上安心的便是左右两将军水火不容剑拔弩张,只要他两不和,虎符便无法相聚,圣上就可以互相牵制。而实质这两人都是我们的人,此般表面做戏即可瞒天过海确保军权掌握在我们手里。’”叶修眼神在喻文州和黄少天之间流转,“我都讲得如此通透来表明诚意,结果他就回复我个‘嗯。’这是几个意思!?噎得我都不知道接下来说什么了!”

“哈哈哈素以纵横捭阖闻名于世的叶修居然也有今天,果然苍天是一物降一物...”黄少天伏案大笑,“哎呦我的肚子呦,文州给我揉揉...”

“失策啊失策”叶修摇头,“交流不行的话,我只好色诱把他拉拢到我们的队伍中了...”

“噗——叶修你要点脸啊!人家周泽楷会吐你一脸吧!”黄少天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只有喻文州撑着下巴不动声色的看着叶修,嘴角勾起弧度“主意不错,前辈试试?”

评论 ( 1 )
热度 ( 15 )

© 不思量自难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