狡兔三窟

n个小号之一,用来收藏,别关注。

【叶喻】指尖流年(下)

★少量伞修出没。

★ooc ooc各种ooc,以及第一人称



第二天先醒过来的还是我,睁眼和闭眼没什么区别,墨黑的窗外没有一丝光亮,我把手从被窝里伸出来按亮的床头暗橘黄色的小夜灯,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腰身上圈抱着的胳膊和间息喷在颈后的热气。

叶修抱着我睡得一脸安然。

扭头看他的睡颜,小小的冷光源将他的脸勾勒出轮廓,我用眼神一点点描摹他的五官,没有了平常的嘲讽模式,安安静静的样子让我心里软化成一谭盈盈的水,倒印的都是他的模样。

我动了动身体,试图把他沉沉的胳膊从腰上拿开,可我失败了,他比我想象的更用力,几乎是把我紧紧地圈在怀里。于是我试着移动自己紧挨着对方的腿,希望在不弄醒他的情况下把自己解脱出来...

"别动!"身后突然传来一声低沉的声音,夹杂着几分命令的意味。

"吵醒你了?"我轻声问。

"文州呐..."叶修深吸口气,"你也是男人,应该知道男人早上最敏感经不得刺激吧,你要是再在我怀里乱蹭蹭,我可就不保证会发生什么了啊......"

叶修话到最后刻意拖长的尾音和隐忍的笑意本让我以为这不过是他一贯的调笑,可是当他重新贴靠过来身体时,我瞬间僵硬到纹丝不动,因为有一个硬邦邦的东西正抵着我的大腿根。

我无视了后面异样的感觉,淡定地缕清了思路"叶修你...怎么会在我床上?"

"昨天晚上起来帮你盖被子,看你睡相特别可爱,就情不自禁想抱你。"

我感觉自己嘴角抽了抽"可爱......叶修你确定你不用换个词?"

"嗯换什么呢?"叶修一副认真思考的样子"楚楚动人?惹人怜爱?..."

"够了...我不应该和你这个语文老师死的早的人讨论..."

"哈哈哈逗你呢文州~能看见喻大心脏一头黑线的样子真是莫大的成就感啊!"叶修拿过衣服,笑的一脸狡黠。

叶修坐在床上两三下穿好了简单的黑衬衫,赤着脚蹭到镜子前看我打领带,然后啧啧两声开始扒我衣服。我及时拉住了那只越过衣摆向内探去的手"大清早耍流氓,不像你画风呢。"

"嗯确实不是,我画风是一天到晚都对你耍流氓"叶修收回手,转身在包里翻找着什么,"文州你别穿那么正式得一副随时可以上礼堂结婚的样子,虽然你要是想我也喜闻乐见但今天来穿这个..."

叶修递给我一件纯白的衬衫。看样式和他身上穿着的黑衬衫款式一样,不同的只有颜色。

"我带了换洗的衣服,为什么要穿你的?"

"你没发现这两件很有情侣装的感觉吗"叶修一脸理所当然,"文州你身材和我差不多肯定能穿"。

最后我还是穿上了那件白衬衫,是不忍心拂去叶修眼睛里那明亮的期待吧...我努力避开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找着都不能说服自己的理由。

路过少天房间的时候我抬手准备敲门,叶修眼疾手快的拦住了我"文州你做甚!"

"好歹说一声,等少天起来发现我们都不见了会奇怪。"

"你现在说他肯定要跟着一起来"叶修在后面用双手推着我的肩膀向前走,"饶了我的耳朵吧,更何况我只想和你待在一起。"

清晨的空气夹杂着沁人心脾的露水,两旁的路灯晕染出一团团鹅黄色的光圈,叶修带着我走过杭州的悠悠小巷,在曲径通幽的尽头推开褐色低矮的木栅栏,我们一前一后走进一家尚未营业的咖啡店,进去的瞬间我抬头看了店名——Destiny

室内也是昏暗的,纯白色的桌椅工工整整的在原地。一个伸着懒腰的男人缓缓从房间里走出来"你们来了啊?小队长居然这么早就让我开门等着,不科学啊!"

来人我有那么一丝丝眼熟,荣耀史的照片夹里见过他的照片,和年少青涩的叶修一起捧着奖杯站在领奖台上,并且能叫叶修"小队长"的,也只有吴雪峰了。

于是我对着来人微笑"吴前辈久仰,抱歉打扰了,早上好。"

"啧啧这么礼貌温和的肯定是喻文州吧,我经常听小队长提到你。"吴雪峰双手撑在吧台上,毫不掩饰的用目光打量我。

"是么,那可否透露下前辈都说了我些什么呢?"我弯弯眼角。

"哦,他呀,他说你要不是因为手残的毛病,早就带领蓝雨建立新王朝了,是个心比他还脏的难对付对手..."吴雪峰边说边故意拿眼神瞟叶修。

"诶诶老吴数年不见你也变坏了啊,你怎么光记得这些,怎么不记得我说文州的好话呢!"叶修冲上去想捂吴雪峰嘴巴。

却被吴雪峰扭身躲过"是是是我记得",然后转头直视我的眼睛说,"他还说你温柔体贴,宜室宜家,想娶回去做媳妇哈哈哈..."

这回吴雪峰说完没等叶修反应就直接明智的跑路了......叶修无奈的看着背影向我介绍到"老吴退役后去国外潇洒了几年,现在回来在这里开了家咖啡店,这欠扁的性格真是多少年都没变..."

我点点头表示理解,随意的在一间包厢里坐下,半边墙面全部连体的落地窗正对着断桥,可以看见潋滟西湖上泛起的点点光芒,这里确实是个看日出的好地方。

叶修坐在我对面,随手拿起一根烟,想了想又放了回去"文州,我有没有告诉你,你很像我一个故人。"

"愿闻其详。"我早知道叶修今天带我出来肯定不是单纯的看日出这么简单,但没想到他会提及自己的往事。

我从15岁就进了训练营,我的一切叶修都知道,尤其当魏前辈加入兴欣之后,叶修更是把我了解得清清楚楚。可是我并不了解荣耀之外的叶修,除了电脑里那个多年分析研究的名为"叶修"的满满当当的文件夹,我贪心的想要知晓关于他的一切。

"我不是个好孩子好哥哥,15岁为了游戏偷了弟弟的行李和身份证离家出走,结果惩罚就是四处漂泊流浪街头。"叶修有些自嘲的笑笑,"好在遇见了苏沐秋和苏沐橙,他们把我带回家,沐秋和我一起打游戏挣点钱,那段相依为命的日子很苦却很快乐,一叶之秋和秋木苏并肩作战,说好一起夺冠实现梦想。"

我看着叶修勾起的嘴角,也许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他说这段话的时候语气有多温柔,眼神有多怀念。我心里有涩涩的不可名状的滋味,抬眼看远处湖水与天空交汇处涌现出太阳的丝丝轮廓。

"但是第一赛季不到,他就死了..."叶修神色平静,但我依然洞察到他拙劣的哽咽后故意的洒脱,"也好,不然我俩组合肯定包揽全部冠军,总得给你们一条生路......"

我当然知道那个联盟初期的传奇神枪手,叶修说
现在荣耀第一人周泽楷都比不上的苏沐秋。只是我不知道叶修对他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这种未知的不安感在此刻达到了顶峰。

"他和你性格有些相似,一样平时婆婆妈妈的很会照顾人,内心却是融入血脉的温柔。一样表面八面玲珑人缘好,事实却是谁都不能真正接近..."叶修语气轻快的开启了擅长的吐槽技能。

"还有,骨子里一样的坚韧。"叶修用修长的右手食指和中指夹着烟尾一下下轻敲桌面,"说实话,你最初在众多选手里太默默无闻,让我首先注意到你的是你的战略意识,而让我接下来对你个人感兴趣的是你与他的相似点。"叶修的半边脸颊沐浴在绒绒的光线里,半个太阳已经悄然爬上了湖面。

叶修的话仿佛一根绵长的针,入木三分般扎进了我的心口,没有伤口也没有流血,却疼的我连呼吸都不敢用力。不可控制的想到一个可能的真相——原来自己是替代品么。

这个想法很快侵占了我整个大脑,那些埋藏在我内心最深处的无力感如同度过了惊蛰的昆虫,全部苏醒弥漫在我的四肢百骸,提醒我想起那忘记的无论怎样努力都做不到的感觉。我感受着自卑的小虫顺着脉搏进入心房,在最高点插下统治的旗帜。

面对一切冷嘲热讽都可以从容不迫的我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溃不成军,别人都可以,只有你不可以。叶修,你不可以。

我的身体不自觉的微微颤抖,原本平放在桌面的右手也用力的握成了拳头,我垂着眼敛不敢看对面的叶修,平静的等待叶修最后的"死刑宣判"。

"后来和你接触久了,才发现你们如此的不同"叶修用手掌包住我的拳头,手指一点点的摩挲挤进我的指缝间,直到把我的手重新舒展开来与我十指紧扣,然后放在唇边重重的吻了一口手背,"你比他更好,而且最重要的是我喜欢。"

瞬间从地狱升至天堂就是我现在的感觉,心脏高速碰碰跳动撞击地肋骨都生疼,叶修你这个混蛋啊,我抬头刚想说点什么,结果就看见叶修整个人都融在晨曦里,上挑的嘴角拥有蛊惑人心的力量,我瞬间就沉溺了。

路边的街灯一瞬间全灭,太阳全部升上了地平线——温暖普照,一如我心。

评论 ( 1 )
热度 ( 12 )

© 狡兔三窟 | Powered by LOFTER